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当代名家艺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官博

宣传策划、艺术交流、书画代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王光慧,原名王广会,生于山东省滕州市,中国当代名家艺术研究院院长,亚太地区书画家联谊会中国大区副主席,中国名家艺术报总策划,CCTV央视网区域博览频道签约书画家,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中国乡土作家协会理事,华东乡土作家协会副主席,中华书画艺术家协会会员,1992年从事写作,相继在《人民日报市场报》《中国文化报》等全国300家报刊发表各类文章200余万字,著有散文小说集《我们这个年龄》(20万字,1998年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),保险论文集《守住生命的金矿》,散文集《五月榴花红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还魂草  

2008-01-16 18:44:13|  分类: 散文小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散文  王光慧 文

 

还魂草

 

案头有一棵还魂草,使我的陋室增添了几许的春意和温馨,特别是在冰封大地的时候,它碧绿的枝叶似一束束火焰,散发出的活力,顿时洋溢在心间,使我们周身的寒冷都在消退。

还魂草有一寸高光景,叶子卷曲,及象龙卷柏,因为它们是同一门类的植物。还魂草的茎很短,褐色的,带着山野间纯朴的气息。但就是这种极不显眼的东西,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,它的枝叶可以被晒枯,冻死,甚至是烧死,但一遇到水分,就会恢复绿油油的生机,所以人们称它是“九死还魂草”,看来,它真是一种充满灵性的植物。

这稞还魂草是去年从一位老乡的手里买来的。那天中午,有一位老乡在大门口,地上摆着一堆枯黄的还魂草出售,价格也极便宜,一角钱一棵,多拿一棵作个添头也未尝不可。那些看惯了君子兰的人自然对它不屑一顾,我却怀着极虔诚的心情将它请回来,找来废罐头瓶,灌上清水,把它放进去。第二天,还魂草就恢复了生机,在水中自由地舒展着枝叶。

其实,我喜欢还魂草,并不仅仅是喜欢它的绿色,而是想起好友曾经给我讲过的一个故事。朋友七岁那年,在马路上骑自行车,不小心栽进了深深的水沟里,家里人就把他送到山里的亲戚家里养伤。山里有一位心肠火热的老爷爷,在山上守护山林,听说老鹰岩上有一种冻不死、晒不死、旱不死的还魂草,有收敛消肿的奇效,可以医治他的腿伤,就背上药篓之身一人爬上老鹰岩。然而,当他兴高采烈的被着一筐还魂草下山时,绳子却被莫断了。。。。。

听了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,我曾经不由的产生了许多的感慨,细心的照料着还魂草,使我更加崇敬和怀念那位可敬的老人。日子久了,每次抹桌子总是撒下水来,有好几次,它被家人扔进了废纸篓,待我心疼地把它捡回来时,早已经是干为一团了,但是第二天,还魂草依然向我散发出绿色的微笑。我想,我必须找一个更为妥善的办法来奉养它,减少它的委屈,它也只应该被看作是一种纪念而存在,才不至于上面看不到的鲜血被玷污。但是,家里很乱,孩子们来玩耍,摔破了瓶子,我不得不再换上一个,心里很不安。

有一次,我到外地旅游,看到一个拳头大小的花盆,褐色的,古香古色,我真有些爱不释手。用来养君子兰之类的是不行的,我想起了还魂草。

一捧黄土,一口清水,还魂草又开始了崭新的生活,与那些娇气的君子兰媲起美来。

有朋友来串门,他捧起花盆,开始赞叹还魂草的小巧玲珑,并问哪里买的玩具。我心里一沉,立刻意识到这件珍贵的纪念品,一旦被披上玩具或者古董的外衣,就失掉了它本来的价值。

我终于想出了更为妥善的办法,让上面的血淌在纸上,我再也不用担心,还魂草会被人随便的弃去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