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当代名家艺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官博

宣传策划、艺术交流、书画代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王光慧,原名王广会,生于山东省滕州市,中国当代名家艺术研究院院长,亚太地区书画家联谊会中国大区副主席,中国名家艺术报总策划,CCTV央视网区域博览频道签约书画家,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中国乡土作家协会理事,华东乡土作家协会副主席,中华书画艺术家协会会员,1992年从事写作,相继在《人民日报市场报》《中国文化报》等全国300家报刊发表各类文章200余万字,著有散文小说集《我们这个年龄》(20万字,1998年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),保险论文集《守住生命的金矿》,散文集《五月榴花红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夏天的故事  

2008-02-21 15:43:33|  分类: 关注财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
 

散文   王光慧 文

 

院子里有一棵梧桐树,树干又高又直,每年夏天,它都撑开绿油油的伞盖,为小院子有限的空间投下许多清凉和宁静。树下是我的天地,躺在竹椅上,或读书看报,或品茗聊天,或者闭目养神,真是说不出的惬意。闲得实在无聊的时候,我常常仰望树冠,上面有一个三叉的树杈,我盼望着能有一只画眉或者百灵鸟前来定居,为我平静的生活注入一点生机和歌声。

一天,树上却飞来两只大嘴雀。它们披着一身褐色的羽毛,长着长长的尾巴,嘴巴又宽又大,叫起来嘎嘎有力,五音不全,却是非常的刺耳。但是,让人最讨厌的是它们在我读书看报怡然自乐的时候,常常冷不丁儿的扔下几颗“炸弹”――热乎乎臭哄哄的鸟粪,落在头顶上,书报上或者茶杯里。我从心里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恼火,想找机会教训一下这家讨厌的“房客”。

我找来了气枪,装上铅弹,把愤怒射向鸟巢。大嘴雀尖叫着从窝里飞了起来,其中一只翅膀耷拉着,好像受了伤,扑腾了几下,但最后抓住了树枝,才没有落下来。我舒心的笑了笑,但最终对它们还是无可奈何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院子里传来一阵急促的“嘎嘎”声,出门一看原来是一只幼雀,大概是从树上掉下来的,面前是一只大馋猫,正“猫视眈地”的盯着他,一步步的向前逼近。幼雀的羽毛还没有丰满,扑腾着翅膀,胆战心惊的向着角落里退缩,还不时的本能地用黄色的坚喙向前做出攻击的样子,使残忍的猫不敢贸然进攻。

我看到幼雀实在可怜,就把强猫赶走,把它捡起来放进鸟笼里。孩子们很高兴,从田野里捉来大青虫,扔进鸟笼。它却无精打采,褐色的小眼睛半睁半闭,这使我心里又产生了茫然若失的感觉,担心它会活活饿死。

一会儿,老雀回来了,在头顶上嘎嘎的叫了起来。幼雀听到母亲的呼唤,立刻变得暴躁起来,伸长脖子拼命的叫,向笼子上撞,做出一幅“鸟死笼破”的样子。老雀听到呼应,飞到我们头顶的树干上,叫着,做出俯冲的姿势。接着,大嘴雀越聚越多,叫声也越来越尖锐,仿佛是一把把寒光闪闪的投枪,冷不丁儿的朝我们捅来。一股不祥的感觉笼罩了我的心头。

我提着鸟笼走上阳台,那群叫嚣的大嘴雀们又叽叽喳喳的朝我追来,有几只在我的头顶上盘旋。我心里有些发怵,赶紧打开笼门,逃到楼下。

群鸟们欢叫着落在鸟笼周围,幼鸟走出来,两只大嘴雀亲热的朝它叫着,叼着翅膀,扑腾着飞了起来。

我心里立刻被这种强烈的爱震撼了,并开始原谅了这些可爱的鸟儿了。

鸟儿飞走了,再也没有回来,给我留下许多失落的感觉。鸟巢在一次狂风暴雨中被吹打着,飘呀飘呀的落下来。我拣起它,原来是用细细的青草编成,里面还铺着柔软的羽毛。

我想,在里面一定很舒适,很温暖。但是,一想起那些飞走的鸟儿,心里又多了些寂寞和怀念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