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当代名家艺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官博

宣传策划、艺术交流、书画代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王光慧,原名王广会,生于山东省滕州市,中国当代名家艺术研究院院长,亚太地区书画家联谊会中国大区副主席,中国名家艺术报总策划,CCTV央视网区域博览频道签约书画家,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中国乡土作家协会理事,华东乡土作家协会副主席,中华书画艺术家协会会员,1992年从事写作,相继在《人民日报市场报》《中国文化报》等全国300家报刊发表各类文章200余万字,著有散文小说集《我们这个年龄》(20万字,1998年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),保险论文集《守住生命的金矿》,散文集《五月榴花红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五月的麦场  

2009-05-11 17:01:41|  分类: 散文小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散文          王光慧

五月的麦场

鲁南有一个习俗,每年春节的第一顿饺子都要端到院子里去吃,据说是祭风神,期望在每年打麦扬场的时候,有风神相助。其实,这看是简单的习俗却是对丰收的渴望。这些年来,农村经营实现了联合收割机的机械化操作,但人们对麦场的感情依然是念念不忘,每年还要碾出一小片麦场来,即使我们根本用不上,但看到用汗水碾的平平整整的场面,心里也觉得非常的舒坦和踏实。

碾场不是件很复杂的事儿,却是间非常郑重的事情。据芒种还有十几天的光景,人们就要开始工作了。一般来说,每家都有一个固定的场地,紧靠着大路边,一以来交通方便,二来有风,扬场的时候扬得干净。麦场里一般种着早熟的作物,把它们连根拔起,用锄松松土壤,耙平,再用碌碌碾子碾平。碌碌碾子用青石打成,已经被磨得溜光圆滑,闪着淡淡的青光,碾出的场面也是光滑平整。在人们的印象中,谁家的场面碾得平整,谁家就是个勤快人,麦场的好坏,是项很重要的事情。麦场的好坏有和碾子的好坏有直接的关系,一只好的碌碌往往是被传遍了村庄,甚至成为全村人的骄傲。碾完第一遍以后,麦场上就被洒上水,铺上往年的麦草,再碾上几遍,扫掉麦草,晒上半天,就大功告成了。碌碌碾子发出古朴的吱吱呀呀的声音,充满浓郁的乡土的气息,听到他的歌唱,人们闻到了崭新的麦子的清香。那些可爱的孩子们在刚刚碾出的麦场上自由的翻着跟头,享受乡丰收的快乐。

小麦进场了,麦捆被码得整整齐齐的,在耀眼的阳光下,不时传来啪啪的炸裂声,麦子的香味和阳光的香味混在一起,让人陶醉。头顶草帽的老人用苍劲的手,一手握着缰绳,一手用长长的鞭子在空中甩出清脆的鞭哨儿,真是一种自豪的事情。老人亮晶晶的挂满汗珠的背影,不知疲倦的老牛和高高耸立的麦草,演绎出五月乡村最辉煌的风景。但是,老牛和碌碌已经逐步被脱粒机所代替,五月的乡村从古朴走向现代化的文明。机手一般由年长的担任,在机器张开的大口里塞进麦捆儿,麦子从下面哗哗的落下来,心灵间流淌着一种愉悦快慰的感觉。挑麦草是件最辛苦而又件最潇洒的工作,长长的铁擦挑起的麦草高高的堆起来,他姿势不亚于最美的舞蹈。打麦是件最紧张的战斗,需要几个人的协调和配合,虽然有些疲惫,但心中仍然有许多对对新生活的憧憬和展望。如果说老牛碌碌是一支古典的曲子,脱粒机就是现代气势恢宏的交响乐,把五月的麦场演奏得五彩缤纷。

夜幕降临了,麦场上亮起了电灯,月光也清新像奶液里一样,把乡村清洗的一片宁谧和安详。夜风吹来,十分的凉爽,劳累一天的人们坐在麦场里闲聊,有的拿来啤酒和小菜,沐着月光,畅饮丰收的喜悦。还有的抱来被子,把胸膛和麦子贴在一起,聆听这麦子的声音,渐渐的进入梦乡。夜风吹起了,有人找来了木锨和扫帚,呼啦啦的扬起麦子,麦糠像簌簌的雪花一般落在地上,那声音成为五月乡村最美的夜曲。

这就是农家五月的麦场。在农家人的心目中,麦场是一片神圣的地方,因为那里有他们的收获和期盼,有他们的未来和梦想。

五月的麦场是乡村最淳朴的风景,是乡村的灵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