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当代名家艺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官博

宣传策划、艺术交流、书画代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王光慧,原名王广会,生于山东省滕州市,中国当代名家艺术研究院院长,亚太地区书画家联谊会中国大区副主席,中国名家艺术报总策划,CCTV央视网区域博览频道签约书画家,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中国乡土作家协会理事,华东乡土作家协会副主席,中华书画艺术家协会会员,1992年从事写作,相继在《人民日报市场报》《中国文化报》等全国300家报刊发表各类文章200余万字,著有散文小说集《我们这个年龄》(20万字,1998年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),保险论文集《守住生命的金矿》,散文集《五月榴花红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春日再访渠若棣  

2010-05-13 08:55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王光慧    散文 

春日再访渠若棣

 

春雨贵如油,在一个春雨霏霏的下午,我们来到了滕州市张汪镇皇殿岗村,拜访著名的书、篆刻家渠若棣先生,向他学习书艺。

皇殿岗是中国古代薛国皇城宫殿的遗址。据史书记载,夏禹的大臣奚仲发明了车,夏禹就册封奚仲为车正,封地为薛,围土造城,开始了薛国几千年的历史。春秋时期,齐国的大将田婴因为战功赫赫,又被册封在薛,他的儿子田文继承了他的封地,供养三千食客,并留下了焚券市义、狡兔三窟等经典故事。

我和渠若棣先生相识在十多年前的一个笔会上。那时候,家乡的毛遂故里书画社举行一次笔会,我作为一名书画爱好者也被邀请参加这个活动。那时候,渠老师已经八十多岁了,个子不高,身子有些单薄,但仍然精神矍铄,他骑着自行车走了十几里路来到了现场。他握着我的手说:“认识你这个新朋友,我很高兴,我住在皇殿岗,有时间去找我玩!”在我们鲁南,“玩”的发音一般是“wai’er”,带着浓浓的“儿”音,但他却发成标准的“wan”音,因此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后来我才知道他从年轻的时候就就在外地工作,在南京执教40余年,1982年离休后他回到家乡,开始专注于书法和篆刻的创作。这使我对渠老有了更深的了解,也增加了更深的敬佩之情。

大约过了十余天,我便到皇殿岗村去拜访渠老。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农家小院,墙上长满了绿油油的爬墙虎,大门上贴着的祥隶书体的对联,使我们闻到了浓浓的翰墨之香。听到我们的敲门,渠老一边回应一边跑着过来开门,看到是我们,竟然孩子般朗朗的笑着,拉着我的手说:“快进来,快进来,欢迎你们来玩!”

渠老的院子里栽满了花草和翠竹,把院子点缀得十分的优雅。他的房子里挂满了王学仲、马世晓等名家的作品,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获奖证书和奖杯,面前的小桌上放满了印石、刻刀和印床等物品。渠先生自幼喜欢篆刻,因为条件的限制,他常常到村外的城墙下带回些泥土,用筛子筛了,和成泥,做印胚,因此,他的《满江红》等许多大型的篆刻作品都是用泥坯刻成的。他的篆刻作品印文绸缪,曲凸缜密,轻重舒合,奔放酣畅,曾为张光中、李乐平、杨广立等老一辈革命家治印,受到了很高的评价。房子的西部是书架,摆满了书籍,前面是一个大大的几案,摆着宣纸和笔墨,他的作品都是在这里创作出来的。他精通篆隶,书法作品仪态典雅、厚重大气,在国内外颇有名气的。

落座以后,我拿出刚出版的文集,请他指点,他接过以后,说:“多少钱,你给我书,我得付钱!”我说:“哪里,哪里,我是来求教的,哪里有让老师交钱的道理!”渠老笑着说:“你们年轻有为,也是不容易的。既然咱们以书结缘,我就给你刻个藏书章吧。”听了老先生的话,我自然求之不得的。

过了不久,我再一次到渠老家中造访的时候,他早已经为我刻好了“光慧藏书”的图章,椭圆形的黑色印石,显得稳重大方,阳文篆书笔画简约,刀功犀利,使我爱不释手,连连向他道谢。现在,这枚印章我一直精心收藏着,每当向朋友赠书,我都要印上一枚,作为一种纪念。

后来,我多次到渠老家中拜访,我们成了往年之交,他待人谦和温顺,治学严谨认真,我从他那里受到许多的教诲。他后陆续又为我刻了几枚名章,赠送了几幅书法作品,我都是精心收藏着。

这两年,因为工作的关系,我和渠老见面的机会很少了,也曾经又两次专程到他的府上拜访,但每次看到的都是大门紧闭。我知道,渠老喜欢骑着自行车出去会友,一般没有约定都是很难见面的。但是,当我看到他大门上十分熟悉的笔迹的对联时,仿佛就是看到他慈祥的面容,心里也是一种的安慰和满足。

天空中飘着毛毛细雨,滋润着大地,到处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。我们的汽车进不了他住的小胡同,就停在大路边。大路上有几个人正在聊天,看到我们是去渠先生的家门,就热情的给我们打招呼。老人家在这里是德高望重,他的客人自然就是大家的客人。

开门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,是老人的儿子,问过我们的来意后,就热情的把我们让进了大门。渠先生正坐在门口的椅子上,看到我们,十分欣喜地站起来,给我门握手。两年不见,他已经苍老了许多,但那双眼睛依然闪着明亮的光彩,我握着他的手,心底依然漾起了亲切和温暖的感觉。我扶着他,坐在他身边的沙发上。他拉着我的手说:“咱们见一面,真的是不容易了!”我说:“是啊,老长时间没有来看看你,心理挂念着,今天有空,就来了!”他说:“去年和我一起到医院检查身体的,大多数都走了,只剩下我了!”

听到老人家的有些悲观的话语,我就安慰他说:“您放心,你的身体好着呢,再活上二十年绝对没有问题,你走了,我们找谁聊天去呀,你是绝对不能走的!”渠老听到我的话,呵呵的笑了起来,很开心,他说:“今年已经93了,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。”他儿子插过来说,老人家早已经给自己写好了墓志铭,这段时间一直交代他们,等他百年以后,一定要把它拿到墓前洒上几把土再拿回来。在他的案边,我们看到了那幅用镜框装裱好的墓志铭,对他的一生做了介绍。字里行间,透出的都是一种对人生的从容和坦荡,这使我们深受感动。

趁给我们倒水的机会,我打量了他的房子,里面增加了许多的书画作品,正堂上挂着李景将军书写的一个大大的“寿”字,非常惹人注目,这是为恭贺渠老90周岁生日专门书写的贺词。屋子中间的小桌上依然摆满了石章和刻刀,屋子西边的案上依然摆满了宣纸和笔墨。老人的儿子告诉我们,老人每天晚上依然坚持看新闻,到十点多的时候才开始创作,直到凌晨两三点再休息,每天下午一点多钟才起床。我知道,这是老人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,就安慰他要注意身体。老人的儿子说,渠老年龄大了,篆刻的时候气力不足,就用牙齿咬着刻刀坚持着刻,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了,就像以前一样,到城墙上取土做坯,在上面刻,他创作的大型篆刻作品《满江红》诗词系列就是在泥坯上完成的,还在全国的大赛上获得金奖呢。

渠老趁我们说话的机会,走到案边取出一幅作品,笑着说:“我专门给你写的,正发愁找不到你的电话、没有办法给你联系呢,我再一次给你献丑了!”我十分欣喜地接过来打开一看,是篆书的条幅:“一德孚众望,三人有我师”,看到他苍劲凝重的笔迹,我竟有一种由衷的感激和感动。我知道,渠老的一生为国家培养了无数的栋梁人才,即使在回家颐养天年的期间,也培养了许多的书法篆刻爱好者,他的一生真正是桃李满天下了,但他依然这样的谦虚和谨慎,这幅条幅应该说是他一生的写照,也是对后辈的期望。我精心的收好,连连向他表示感谢。

他又从案上拿过来一本书送到我的手中,是一本《竹堂艺苑》,由书法泰斗启功先生生前题写的书名,著名书法艺术家李华亭等人题词,里面刊载的是渠老的书法、绘画、篆刻和诗词作品,厚厚的一本,是他一生心血的结晶。我们欣赏和赞叹之余,渠老却说,唯一遗憾的是印刷厂在印刷的时候,篆刻作品都没有加释文,这可能会给一些读者的理解造成困难。

看看时间,我们担心占用了渠老太多的休息的时间,起身告辞了,他连说:“没关系,没关系,我刚起床,你们再玩一会吧。”

我们坚持要走,他站起来,我扶着他,不要他送我,他却坚持的站起来,我想搀扶着他,却又被他制止了,坚持把我们送到了门口。我们向他告别,一直站在门楼下目送着我们。我数次回首,看到他依然久久的站在风雨中,向我们挥手。

我的心理顿时又涌起一种难言的感动,并默默的祝福他健康长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